第005章 记忆传承

()法特以为得到了传世召唤秘笈的李峻山会迫不及待的开始学习,谁知两个人回到酒馆,李峻山跑进了厨房,眨眼功夫又出来了。

“你昨天不说我都快忘记了,好久没去看安德里了,你去不去?”李峻山眨巴着眼睛,向法特问道。

“去,怎么不去。”法特觉得应该有热闹看,那个悬赏两个金币打断腿的任务,里面绝对有故事。

“你身上装了什么,怎么这么香?”法特闻到了李峻山身上有一种奇特的香味。

李峻山呵呵一笑,什么也没有说。两个人沿着街道一直向东边走去,这时已经到了傍晚,喧嚣了一天的风火镇也逐渐平静下来,不时有人向李峻山打着招呼,看得出来他在这个小镇人缘还不错。

不一会走到了东街,远远的李峻山就听到一阵敲击铁器的叮咚声,顺着街角转了个弯,悬挂着一柄巨大铁锤的铁匠铺子就出现在他们面前。

一个身高接近两米的红胡子壮硕大汉,左手用铁钳夹着块烧红的铁柄,右手铁锤有规律的不停敲击着。他的对面站着一个年轻小伙,浑身肌肉虬结,拎着一柄巨大的铁锤配合着铁匠锤击铁饼。

“安德里……”李峻山远远就招呼了一声。

“小王八蛋。”那个铁匠抬头看到李峻山,登时勃然大怒,拎着铁锤就冲了过来。

“你还敢来。”铁匠安德里几步跑到李峻山面前,左手通红的铁饼,右手铁锤,看来也是不好意思下重手,抬起脚就向李峻山踹了过来。

李峻山哪能死站着挨揍,灵活的跳到了一边,从怀里掏出一个油布包,嬉皮笑脸说道:“这是孝敬你的。”

随着李峻山打开油布包,一股奇香登时飘散出来,跟过来的铁匠收回了脚,睁大眼睛看着油布包里的事物,问道:“这又是什么鬼东西?”

油布包里包着几块黄灿灿的饼子,炸的酥黄的表面粘着许多肉粒,上面还撒着一些奇怪颜sè的粉末,不说这香味,但就这个卖相足以让旁边几个人口中津水大作。

“酥油饼,说了你也不知道。我可是带着诚意向你道歉来的,怎么样,诚意够了吗?”李峻山一脸狡黠。

“放屁。”安德里把手里的工具交给一脸垂涎不住咽唾沫的学徒,扇了他一个巴掌,骂道:“回去打铁。”

看到学徒悻悻走开,安德国里转身骂道:“放屁,几个这玩意就想让我原谅你,做梦。莎莉是我最珍贵的宝贝,你这个王八蛋竟敢偷看她洗澡!”

法特登时一头冷汗,下意识的往旁边退了一步。

李峻山讪笑道:“那不是个误会吗,我这么小,怎么会有那种心思。就算有心也无力啊。那天我不是找给酒馆打造个铁炉,不小心才撞见的。”

“呸。”安德里吐了一口唾沫,胡子气的都要翘起来了,骂道:“就算我不在铁器铺子,风火镇谁不知道我住前院,你鬼鬼祟祟的跑到后院去找我?骗亡灵吧!”

李峻山连声叫冤,有心岔开话题,说道:“你知道这几个酥油饼费了我多大功夫,安娜都没吃过。先不说这面粉来之不易,就这些油都是我自己手工磨的,还有这上面的肉粒,可是我昨天背着安娜用五百串麻辣烫从一个佣兵手里换来的极品雪鸡肉。”

李峻山倒也没撒谎,这个世界倒是有一种面粉,不过味道极其古怪,大多都用来做黑面包。光是找白面粉就费了他一个月的功夫,无意中碰到了一种类似于小麦的植物,却又极少,费了一个月时间才攒够了半盆,他自己平常都舍不得吃。

安德里口里不住的骂着,眼睛却一直盯着那几块酥油饼,喉结上下活动,口里的唾沫越咽越多。

李峻山看在眼里,火上浇油说道:“这酥油饼可要趁热吃,再等一会凉了就没不好吃了。”

“至少还得五十个。”安德里一把抓过油布包,伸出五根指头粗声说道。

“五十个?老东西,你说的倒是轻巧。”李峻山心里骂道,空头支票随便开,他猛点头,探头探脑向铁匠铺看过去。

“莎莉,好久不见啊。”李峻山鬼头鬼脑向铺子那边喊道。

几个酥油饼瞬间就下了安德里的肚子,看到他一脸陶醉,法特伸长脖子咽下口水,这才向铺子那边看过去,眼睛顿时鼓了出来,一脸不可思议。

先前那个学徒代替了安德里的位置,手中小铁锤上下敲击,就在他的对面,一个十二三岁的金发少女,脚下垫着一个石台,两只手勉强握住不下百斤的巨大铁锤,不停敲击着。

少女稚气未脱的脸上蕴含着清纯和娇媚,柳枝般柔弱的身躯,巨大的铁锤上下起伏,猛烈的敲击声,忽忽作响的火炉……

这一切强大的对比反差,让法特的眼珠子险些滚出来。

听到了李峻山的喊声,少女微微一顿,手下却也没停,只是不知道是熊熊燃烧的火炉还是其他什么原因,白玉一般的脸颊上荡起一抹嫣红。

“滚远点。”酥油饼下了肚子,安德里就翻了脸,骂道:“小兔崽子,就你这西山瘦猴般的模样,还敢打我宝贝女儿的主意。我的莎莉,以后起码要嫁个贵族。”

忽一声,一柄铁锤从天而降,猛的砸在还想调笑几句的李峻山面前,青石板地面登时裂成了蛛网。

“爹,你再乱说,我就把屋子里的酒全砸了。”安德里的女儿莎莉空手从踩着的石台上跳下来,嘴上朝自己父亲说着,眼睛却狠狠瞪了嬉皮笑脸的李峻山一眼。

安德里摸着红胡子,笑呵呵说道:“你就算把爹这把老骨头拆了,我也得说。”

莎莉气结,白了安德里一眼,又朝李峻山比了比拳头,装出凶神恶煞的表情说道:“要不是安娜阿姨找我说情,我揍死你这个小猴子。”

她的柔嫩白皙的拳头上,青sè的斗气光芒吞吐不已,法特登时倒抽一口凉气。

“我的天啊,她才多大,竟然能发出高级战士才有的青sè光芒。”法特觉得自己的脑子不够用了。

“莎莉,你就算把我头砍掉,全身肉剔光,挫骨扬骨,再用封印魔法把我的灵魂禁锢住,永远忍受灵魂之火的痛苦,我都要说……”李峻山满脸深情,抑扬顿挫的声音滔滔不绝。

“混蛋。”安德里暴跳如雷,挥起酒坛大小的拳头就向李峻山砸了下来。

李峻山早有准备,还不等拳头落下转身一溜烟跑出十几米远,扬声喊道:“莎莉,我爱你!”

安德里气的红胡子直哆嗦,还不等他追过去,李峻山已经跑出了街角,转个弯人都看不到了。

莎莉满脸通红,也待不下去,扭腰向铺子后面跑去,那个学徒傻愣愣站着,一脸无辜。

法特还沉浸于李峻山的深情告白中,看到安德里瞪向了自己,缩了缩脑袋,忙向李峻山追了上去。

“你……那个莎莉……怎么……”法特追上了李峻山,结结巴巴问道。

“我未来的妻子,怎么样,漂亮吧?”李峻山扬扬得意说道。

法特嘴角一抽,猛点头。

回到酒馆里,天已经黑了,安娜也不在,两个人随便吃了几口便各自回房。

掩上门,李峻山掏出从老乞丐那里得来的召唤术秘笈,慢慢翻了起来。用了很短的时间,他粗略的看了一遍,心里有了大概的了解。

召唤师的修炼方法与魔法师有些相近,通过冥想的方式凝聚和拓展jīng神力,不同的是魔法师通过jīng神力来控制大气中的魔法元素,而召唤师则是通过jīng神力的训练,再以符契的形式召唤和控制魔兽,而且还要修炼拓展jīng神空间。

这书册子里就有一套引导进入冥想和符契的图示,李峻山便按照书上的指示,如同前世看到的僧侣打坐一样,盘膝坐了下来,手里按照书上所示打了一个奇异的印结,尝试着去冥想。

没过多长时间,李峻山只觉意识渐渐模糊,头脑中一片空白,神智却又清醒无比,不似睡觉那般混沌。

不知过了多久,蓦地,杂乱繁冗的信息在李峻山的脑海中接踵而至,瞬间脑袋就似爆炸了一般。

“异形……游戏……李峻山……克劳尔子爵……尼古拉斯……佛罗城……哈里曼家族……”

李峻山脑海中一片紊乱,只觉太阳穴一阵突突,忍受不了双手抱着头拼命摇动起来。

半晌,那些杂乱的信息才平静下来,就似回归了他的记忆一般。

李峻山恢复过来,这时,他才知道自己在这个世界的身份。

他这个身体原来的主人叫尼古拉斯,家住在佛罗城,父亲叫克劳尔,是兰斯帝国有名的哈里曼家族的旁系。克劳尔从父辈手里继承了子爵爵位,为人忠厚老实,也没有魔法和斗气天赋,在哈里曼家族大多数人眼里,克劳尔说白了就是一个废人。

哈里曼家族在兰斯帝国有着数百年的历史,经过这么多年的开枝散叶自然人口众多,一个废人却可以世袭继承子爵的头衔,这就引来了家族内部一些人的垂涎。按照帝国法律,如果一个世袭贵族没有子嗣,如果他自己愿意的话,可以将爵位移交给有血缘关系的亲属,就是因为这条法律,给尼古拉斯带来了灭顶之灾。

通过刚才冥想时莫明其妙传承了尼古拉斯所有的记忆,李峻山清楚的回忆起了那一刻。

尼古拉斯在某个从学院回家的路上,突然被一伙神秘人伏击,两个护卫被当场格杀,而尼古拉斯却被他们掳走了,一直带向了风火镇这个方向。

“主人说了,先不要动这个小崽子,把他带到帝国势力没有渗透到的风火镇关押起来。现场我们也留下了一个跟他身材差不多的小孩尸体,脸砍的稀巴烂,估计那废物以为儿子死了,如果他不答应给主人让出爵位,再用小崽子的xìng命去要挟他。”

这是尼古拉斯在半路上时,偶然从劫持他的人那里听来的消息。那些劫持尼古拉斯人或许在安逸的环境待太久了,也许也是小看了风火镇复杂的形式,他们还没到风火镇,就被另外一伙人给抢劫了。

抢劫他们的人是佣兵,风火镇的佣兵不同正式的佣兵工会,有生意时,他们就是正规的佣兵;如果接不到任务,肚子都填不饱,那么蒙上面巾就是强盗。

乱战中,尼古拉斯被流箭shè中,就失去了意识……

再往后,就是李峻山占据了尼古拉斯的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