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4章 召唤术是关键

()法特今天才明白为什么昨天风火镇看上去有些冷清,原来大多数人都跑去落月山脉猎取魔兽,还有一部分佣兵保护几队客商去兰斯帝国。跟约好了似的,全在今天赶了回来。

安娜的酒馆被挤爆了,说是酒馆,也就是一些粗糙的黑麦酒,大多数还是冲着独一无二的麻辣烫来的。洗菜工外加客串跑堂的法特累的上气不接下气,都应付不过来。

三千多串麻辣烫到下午就卖完了,一些赶过来的佣兵和冒险者没有吃到,悻悻的走了。几个刚来风火镇的冒险者新人因为没有吃上,还想发脾气,没等叫骂几句,就被几个人扔到了大街上,扑上去就是一顿胖揍。

“眼睛擦亮了,这个酒馆掉一块木板,那得用你们的骨头补上去。”一个壮硕的大汉咧嘴骂道,在那个冒险者惊恐的脸上又补了一脚。

“哈克大叔。”李峻山口里咬着一串鸡肉,问道:“怎么今天没见西鲁来啊?”他身边法特端着一盆烫菜,悠闲的吃着,身上的魔法袍早就换了,穿着粗麻布衣吃的不亦乐乎。

“那小子昨天跑来吃麻辣烫,也不知道给我带几串,今天让我关在家里练功,剩下那几十顿我来吃。”哈克笑呵呵说着。

“没出息。”安娜跳了出来,把一个呻吟的菜鸟踢出去几步远,口里的唾沫喷了哈克一脸。

“我说哈克,你个没出息的东西,西鲁那些麻辣烫可是用自己本事换回来的,你想吃就来吃啊,还怕老娘收不到钱去你家搬东西啊。”

哈克一头黑线,也不敢还口,一味的后退。

“躲什么躲,你就这么怕老娘,怕我吃了你不成?瞧你那副德xìng。”说着,不解恨的安娜一把扭住哈克的耳朵,往路边拽了过去。

“没事吧?”法特很敬业的关心起老板娘的安危来。

“没事。”李峻山吐掉鸡骨,笑道:“他们俩是郎情妾意,越打越甜蜜,哈克是不会还手的。”

法特的眼睛一亮,谁说男人不比女人八卦,他问道:“那老板娘怎么昨天还追着找西鲁要钱,既然对牛大叔有意思,不收钱不就行了。”

“那是安娜,不是别人。”李峻山道:“钱是钱,感情是感情,没人比她分的更清。”

远远看到安娜和哈克站在街角,两个人说话声音越来越低,不知哈克说了句什么,安娜竟然不依的扭了一下水桶腰,晃的李峻山两个眼晕,忙不迭走回店里。

“法特先生,现在没事了,晚上我们不营业的,我带你出去逛逛吧。”李峻山洗了一下手上的油腻,又顺便换了件干净一些的衣服。

法特自然求之不得,忙跟了上去。两个人沿着风火镇zhōng yāng大道逛了几圈,李峻山带着他往镇边的树林里走去。

法特摸不准他的想法,他根本不把李峻山当小孩子看,也就什么都没有问。

进了树林,找了一块空地,李峻山坐在地上,等法特坐了过来,他才问道:“我的脑袋里有一块很大的地方,这是怎么回事?”

“脑袋里有一块很大的地方?”法特皱起眉头思索了一会,道:“你是不是在说jīng神空间?”

“jīng神空间?”李峻山眼睛一亮,这个说法确实比他自己形容的jīng确许多,连忙点头道:“就是jīng神空间。”

“有多大?”法特也来了兴趣。

抬头茫然看了四处几眼,李峻山试探着说道:“我感觉跟这个镇子差不多大小。”

“什么?”法特大吃一惊,眼睛睁得浑圆,失声道:“跟风火镇一样大?”

李峻山点了点头,其实他没敢说实话,那个空间虽然黑沉沉的看不清楚,但他能感觉到非常大,大到他根本没办法去形容。

“你是一个召唤师。”法特兴奋的说道:“噢,我说错了,你将来一定会成为一个召唤师,一个最伟大的召唤师。”

“召唤师?”李峻山虽然听到过这个名词,却也不是很清楚。

“对。”法特激动说道:“召唤师可以召唤的魔兽类型或者数量,和他的jīng神空间有极大的关系,你这么小就有这么大的jīng神空间,如果好好修炼召唤术,将来的成就一定不可限量。”

“召唤术?”李峻山隐约觉得自己抓住了什么。

“我太激动了。”法特深吸了几口气,等心情平静一些才说道:“召唤师是大陆上一个凋零了的职业,因为召唤师本身太过孱弱,而且没有什么攻击力,全凭召唤兽战斗,而这一点,大多数魔法师和战士也能通过魔法契约或者平等契约的形式拥有强大的魔兽。所以现在大陆上很少有人去修炼召唤师这个职业,除非……”

“除非什么?”李峻山有些着急了。

“这才像个正常的孩子嘛。”

法特心里想着,微微一笑,觉得自己找回了一些自信,侃侃而道:“除非召唤师的jīng神空间极大,而且拥有强大的jīng神力,他就可以召唤出数量庞大的魔兽群,这样的召唤师,绝对是其他职业的噩梦。就像大陆上曾经最著名的召唤师阿诺里瓦,他就可以召唤出一百零八只魔兽,而且阿诺里瓦先生也是有史以来第一个挤进圣域强者的召唤师。”

“数量自然没问题,可惜一个也不敢试。”李峻山在心里沮丧想着。

“你昨天拿出来的那个魔兽卵是什么?从哪里得来的?已经孵化了吧?”法特顺势抛出困扰了他一天的问题。

“那个……嗯……法特先生,我的jīng神空间产生时,里面就莫明其妙有一个魔兽卵,就是你昨天看到过的,这又是怎么回事呢?”李峻山一边组织着语言,一边说着,眼睛牢牢盯着法特。

“先天召唤兽。”法特倒抽一口凉气,嘴角无限度的咧开了。

“先天召唤兽?什么意思?”一个魔兽卵就把法特吓成这样,李峻山觉得自己隐瞒异形王后和其他数不jīng的魔兽卵是明智的。

法特半晌才平息下来,说道:“召唤师中有极低的机率在形成jīng神空间时会拥有先天召唤兽,与其他魔兽不同,先天召唤兽是可以无限度成长的,最终能成为怎么样一种强大,谁也不敢预料。据史诗上记载,一万年以来都没有出现过这样的先例,所以很多人都把这种说法当成传说,没想到竟然是真的。”

“哎,如果我没出现在这个世界,或许这永远都是传说。异形是可以不停的进化成长,可问题是不敢用啊。”

李峻山在心里说道,皱眉想了半天,又问道:“我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这个魔兽卵十分危险,危险到每一次它要孵化时我的jīng神就非常紧张和紊乱,我觉得自己没办法控制它,只能把它送回去,还好这个卵在jīng神空间中我感觉自己能控制它停止孵化。”

“所以说你要学习召唤术和修炼jīng神力,这样你才能和召唤兽沟通并且控制它,到那个时候,危险是对你的敌人而言。再凶残的召唤兽在自己的召唤师面前,都是一只听话的土狗,只会按照召唤师的意念行事。”

“原来是这么回事。”李峻山的眼睛亮了,兴奋的一拍巴掌。

“你怎么会知道这么多?你是一个魔法师,并不是召唤师啊。”

法特脸一红,支吾半晌,才说道:“我父亲和我祖父都是一名召唤师,正是因为这个职业的没落,他们才让我改学魔法。”

“原来如此。”李峻山急道:“那你有没有什么家传秘笈,很厉害的召唤术一类的东西,借我来看看好不好?”

法特翻了个白眼,道:“哪有什么秘笈,召唤术的书籍全大陆到处都有,不值什么钱,而且修炼方法也都差不多,差异也就在个人的悟xìng和天赋上面。”

“走,回镇上去。”李峻山站起来飞快的向镇里跑过去。法特有些不明所以,忙跟上去。

两个人跑回酒馆里,安娜和哈克坐在酒馆一角有说有笑的交谈着,也没理他们。李峻山翻出一块木板,又拿出炭条写了几个字,夹着木板就向风火镇中心最热闹的交易集市跑过去。

“这样行吗?”法特坐在李峻山身边,瞅着木板上几个大字“召唤术修炼书籍换安娜酒馆麻辣烫一千串”。

“你放心吧,这里什么都收得到,听说曾经有个兽人国度的金狮贵族还在这里用两万金币买到了兰斯帝国某个公爵的女儿呢。再说我的麻辣烫在风火镇可是独此一家别无分号,安娜这个财迷定价又那么贵,绝对有人来换的。”李峻山很有信心。

果然不一会功夫,一群人就挤了过来。

“我这有,你看看,还是新的呢。”一个三角眼挥舞着手里的兰皮册子。

“我的我的,只要五百串就行了。”一个胖子拼命竖起五根粗壮的指头。

“我也有,三百,就三百串。”

……

看着那些人手里的册子包装都一样,李峻山估计这些都是大陆官方印制的,正想随便挑一本买下来,就见一只乌黑的手从人群中递了过来,捏着一本发黄的册子,紧接着正主显身了,原来是一个脏兮兮的乞丐。

“家传召唤师秘笈,少了一千串不换。”那个满身发疮臭气熏天老乞丐拼命叫着。

“就他的了,大家都散了吧。”李峻山心里一动,木板翻在腋下,扶起了老乞丐。

交易市场自然有他的规矩,其他人虽然没有交换成功,也不敢乱来,慢慢散开了,只是叫骂声少不了。

“什么家传秘笈啊?”李峻山接过老乞丐手中的书册,随意翻了几遍。

“我祖父说这是阿诺里瓦先生当年在帝国学院任教时,亲自编写的教材,不过后来随着召唤师这个职业的没落,这些教材也绝版了。”老乞丐颤巍巍说道:“这本可是我祖父的祖父的……我也说不清了,反正流传了很多年了,独一无二的绝版。”

“召唤兽的生命就是你的生命,尊重和善待它,你才能成长。”

书的扉页写了这么一句话,李峻山随意翻了几页,道:“好,就这本了。明天你早点来安娜的酒馆,我多加你五百串。”

“好人啊。”老乞丐激动的满脸泪花,道:“天天在那里闻着那香味,少爷你还给我送过几串,我看那老板娘骂你才不敢去了,太好吃了。我都活不了多少天了,能一次吃个够,也值了。”

“没事。”李峻山笑道:“安娜是刀子嘴豆腐心,你天天去都没事。”

说着又给老乞丐嘱咐了几遍让他明天赶早来,李峻山这才和法特一起走了回去。

“捡到宝了吧。”半路上李峻山乐呵呵说道:“我以前最喜欢干的事就是在跳蚤和二手市场淘宝,总能买到好东西。”

“跳蚤?二手市场?”法特茫然道:“在哪里?兰斯帝国还是宝龙帝国,我怎么没听过。”